3122.com
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信息中心
大阳城集团娱乐
李稻葵:信贷资产证券化是金改突破口
2013年6月6日 11:54:05
  

本文转载自中国证券报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原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李稻葵近日接受中国证券报专访时表示,中国金融领域改革的突破口是商业银行的信贷资产证券化改革,这一改革将有利于壮大债券市场,拓宽民众投资渠道,也将给银行及整个资本市场减压,从而最终改变整个金融结构。必须同步进行利率市场化改革、扩大存贷款利率浮动幅度。要把商业银行资产负债表外的资产都纳入到财务体系中,使影子银行从“影子”里走出来。

  李稻葵预计,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未来5年内可以基本确定格局,再用5年的时间去完善机制。但是为应对风险,操作方案应设置“防火门”或是“紧急阀门”,防止超大规模资金流出。

  影子银行

  要从“影子”里走出来

  中国证券报:近日公布的《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被视作今年经济体制改革的年度方案。针对今年的金融体制改革,你认为哪个方面最有可能也最有条件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李稻葵:我认为中国金融改革的一个突破口就是商业银行的信贷资产证券化改革。商业银行改革如果成功了,则金融改革就离成功不远了。商业银行资产证券化改革在很大程度上是给银行松绑,并将大大促进我国债券市场的发展。目前中国的商业银行手握大量资产、银行利润也很高,但同时商业银行却频频使用再融资手段,相关部门要想方设法对中国银行(601988)业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例如,可以通过试点的方式,把商业银行一部分安全性比较高的住房贷款、房屋贷款进行资产证券化。前期可以选择那些首付比例在50%以上的个人住房按揭贷款进行证券化,通过这种方式将银行资产引入债券市场。商业银行也能通过这种方式进行再融资、补充资本金、增加流动性,同时把债券市场做强做大。而且,中国的普通老百姓手握的资金也可以更多进入债券市场,大大拓宽了老百姓的投资渠道。

  必须注意的是,银行资产证券化之后不应在银行内部自我循环,不能是甲银行的资产证券化完成后再给乙银行持有,而应该由社保基金、个人投资者持有,通过这个方式给银行及整个资本市场减压,从而最终改变整个金融结构。不要认为这样做会带来金融风险,只要严格监管就能控制风险。如果不改革,那就是默认系统性风险的积累。

  同时,必须同步进行利率市场化改革、扩大存贷款利率浮动幅度,但是一定要和信贷资产证券化改革紧密结合。

  如果仅仅是扩大存贷款利率浮动幅度,必将大大影响商业银行的利润。另外,一定要把商业银行资产负债表外的资产都纳入到财务体系中,也就是让影子银行从“影子”里走出来。

  利率市场化今年将加速推进,我认为存款利率浮动幅度可以扩大至基准利率的1.15-1.2倍,但是建议每半年左右的时间就评估实际效果,以这种“小步快走”给市场形成良好的改革预期。

  通过资本项目可兑换

  缓解人民币升值压力

  中国证券报:此前国务院确定今年内要提出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的操作方案。你认为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的推进还面临哪些难点和问题?你预计完全实现可兑换需要多长时间?

  李稻葵:今年推出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操作方案的国内外条件非常成熟,而且是不得不为之。一方面,目前全球各国都在推行的大规模量化宽松政策导致跨境资本流入汹涌;另一方面,人民币升值导致我国出口企业面对较大压力。

  热钱继续涌入,人民币汇率持续上升。面对两面夹击,政策必须主动。因此,资本项目可兑换必须大力推进,通过这种方式来缓解人民币升值的压力。目前的情况是跨境资金只进不出,这形成了恶性循环。而且,目前我国老百姓手中有大量的资金在国内寻找不到投资渠道,但是国外还有大量的资产具备升值空间。

  我预计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未来5年内可以基本确定整体格局,再用5年的时间去进一步完善。但必须警惕的是,如果资本账户打开,就很有可能形成资金大量出走的局面,这会对中国的资产市场带来巨大冲击,中国的银行体系也会出现挤兑的风潮。国际金融市场瞬息万变,国际投资者情绪也是变幻莫测,因而人民币短期内兑换成美元大量出走的可能性,任何时候都不能排除。为了应对风险,操作方案应设置“防火门”或是“紧急阀门”。一旦出现大规模的资金出走,国家马上宣布紧急措施,对每一个银行账户和投资者设定兑换的上限。具体说来,比如说,在一个月内出现了3000亿美元乃至5000亿美元的兑换规模,国家就可以规定,每一个银行账户的兑换上限为一万美元。而相关的所谓对外投资审批,也要有一定放缓。通过这种方式,可以迅速逆转市场预期与资金大量外流趋势。

  必须注意的是,资本账户开放有可能会带来一些负面影响。从民生角度来看,难以避免的是有一部分百姓将自己的储蓄转换为外币出国投资,但却出现大规模亏损。原则上讲,这种风险应该由个人承担,但是在现代社会中,大量百姓出现投资亏损,势必将演变为改革者的负担,社会各界包括媒体一定会追问有关政策的合理性。因此,我们必须采取预防手段。可以考虑采取国外对对冲基金的管理方式,对冲基金投资者必须符合一定的净资产要求,如拥有500万美元的净资产才能够投资对冲基金。国家可以规定,只有当每一个银行账户的存款额在过去一年之内平均达到一定数额时,才能够将资金以一定的最高比例兑换成外币出境投资。通过这种方式可以化解百姓出国投资损失巨大以致自身难以应对的尴尬局面。

  行政体制改革重点是投资审批

  城乡统筹发展不能“一刀切”

  中国证券报:你一直强调7%的GDP增速是必须守住的“底线”,在实体经济复苏乏力的大背景下,你认为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动力在哪里?

  李稻葵:我认为现在的中国经济发展并不缺资金,缺的是热情和预期,因此必须向改革要动力。当前最为迫切的就是行政体制改革,重点是投资审批方面。目前民间有大量资金“无路可去”,民资投资乏力直接导致了经济增长预期不稳定。

  实际上,目前我国很多投资领域,民营经济根本进不去。未来必须简化审批手续,有些领域我认为甚至可以不用审批。尤其是在一些此前完全由国家控制的领域,不仅仅是垄断行业还包括很多基础设施建设领域。未来要把民资引进来,通过BOT的方式转给政府,由政府承诺未来一段时间通过地方财政税收、合理收费等给民营经济稳定的回报和收益率。

  另外,必须加快财政税收领域改革,最重要的是要给地方政府建立稳定的财源。最行之有效的办法就是大力推行房产税,房产税一方面可以给地方政府一个稳定财源,另一方面也可以打消国内外资本市场对于中国地方政府财政状况、债务状况不稳定的担忧。同时,个人所得税体制要全面改革,短期内可以做的是对于一些劳动密集型、出口型企业推行一个短期减免税政策,比如两年内减免税。

  7%的经济增速是必须坚守的底线。如果没有经济增长速度尤其是服务业、高端服务业的增长速度不够,则很有可能导致社会问题、政治问题等,未来一定要大力发展服务业,通过减税等方式鼓励就业。目前来看,一季度我国的服务业增长速度还是不错的。

  中国证券报:城镇化建设是今年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方向,你认为应该怎样通过城乡统筹释放改革红利?

  李稻葵:我认为城乡统筹发展不能过分强调顶层设计,毕竟中国地域之大、差别之广是其他国家所不能比的。城乡统筹是最需要中国特色的,如果“一刀切”一定会失败,全国各地情况都不一样,一定要通过试点的形式进行。比如在中部地区、西部地区、沿海地区、北方地区等各选一个城市,进行城乡统筹试点。

  比如有一些地方,可以给所有在当地买房的人提供一个城镇户口。但是这样的地方一定是生态承载能力比较高的、财政状况不错的、但是经济增长遇到了一定瓶颈或者阻力的地方。而在那些生态能力比较有限的地方,则一定要以产业规划为主。总而言之,城乡统筹要以生态能力来规划,包括产业、人口等方面的规划。

Copyright@2003-2009 浙江言信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